芒果网预订电话:40066-40066 或 0755-33340066
当前位置: 主页 > 产品简介 >

産業投資正當時|WISE2021新經濟之王大會

时间:2022-03-04 11:3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12月13日-15日,36氪WISE2021新經濟之王峰會在上海舉行,今年我們以為主題。硬核是當下時代和大環境帶給中國新經濟企業的挑戰和機遇,一方面要求企業關注技術創新,找到自身硬核壁壘;另一方面要求企業回饋社會,展現更多硬核責任與擔當。在從商業模式創新的

  12月13日-15日,36氪WISE2021新經濟之王峰會在上海舉行,今年我們以為主題。“硬核”是當下時代和大環境帶給中國新經濟企業的挑戰和機遇,一方面要求企業關注技術創新,找到自身“硬核”壁壘;另一方面要求企業回饋社會,展現更多“硬核”責任與擔當。在從商業模式創新的“應用時代”邁向技術創新的“硬核時代”之際,我們與上百家硬核企業匯聚一堂,聚焦宏觀政策、智慧製造、半導體、新能源、新消費等熱門賽道,全方位探討各領域如何構建以創新驅動的硬核競爭力。

  股權投資行業變幻之下,硬核科技領域崛起,這給了産業背景的投資人們更多的機會與挑戰。在本就廝殺激烈的投資行業,産業背景無疑成為了一種特殊加持,但也意味著投資人們除了財務回報以外、也要考慮更加複雜交織的多方訴求。

  一場以“産業投資正當時”為主題的圓桌論壇在36氪“WISE2021中國産業投資峰會”展開,華興資本投資銀行事業部董事總經理徐錕主持。參與本場論壇的嘉賓有華大共贏醫療産業基金管理合夥人王磊、招商局創投董事總經理李忠樺、渣打創投總經理張斐、行知資本VMC董事徐軼。

  徐錕:大家好!歡迎來到本場産業投資圓桌論壇。這場Panel是産業背景投資人的溝通與交流,同時我們的嘉賓組合代表了非常多元化、多維度的産業背景,諸如大型央企招商局集團,有大型海外金融機構,有叱吒一時的美股上市公司、醫療診斷領域獨角獸。非常期待稍後大家的分享。

  首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華興資本投資銀行事業部董事總經理、産業網際網路領域負責人徐錕,負責華興産業網際網路和toB領域企業從成長期到成熟期階段融資、並購和IPO服務。今天在座的嘉賓,有多年合作過且非常熟悉的老朋友,也有合作過但還未見過見過面的新朋友。第一個主題,先請各位嘉賓簡單的介紹一下自己和所在機構。

  王磊:先簡單介紹一下華大共贏,我們是一個産業投資機構。産業方華大基因是國內做分子診斷基因測序的龍頭企業。先簡短的介紹下華大基因的情況,從業務運營模式來講,華大基因主要業務是從高通量基因測序儀平臺到中游生殖、腫瘤、傳染病臨床測序服務,還有司法、農業、運動健康等各個領域的測序應用;從科技成果轉化及産業化運營模式上來講,華大基因類似一個由華大基因研究院發起的孵化器,不斷有新的技術、新的産品商業化;目前已經孵化出上市公司華大基因股份和已過會的華大智造,同時後面還會孵化出在生殖、腫瘤、傳染病等領域的其他産業實體,以上就是華大基因的基本情況。

  再回到華大共贏這邊,華大共贏第一大股東是華大基因。如果要用一句話總結我們的特點,那我們就是一個有産業背景的市場化運營的醫療産業VC投資機構。目前主要投資三個方向,一是圍繞華大的主業方向基因科技,二是醫療器械,三是生物醫藥。投資的階段,以早期為主。因為作為一個産業VC,我們希望投更早期的項目,把自己的産業資源能夠給項目方做到賦能,另外也會配置一部分偏後期的項目。華大共贏從2018年開始正式運作,大概三年多時間,團隊做股權時間長一些超過10年;上周剛完成了青島基金的簽約落地,目前管理的資産量大概是在20億左右;投了20幾個項目,已經有5個項目申報IPO或者並購完成,目前情況看,基金的IRR和DPI基本做到了平衡發展。

  李忠樺:我叫李忠樺,在招商局創投服務,我在招商局已經服務15年。招商局集團是一家總資産超過10萬億人民幣,利潤超過一千兩百億人民大型央企。我們的主業是金融、交通物流、圓區地産。其實招商局在1999年的時候就有了CVC,類似于招商局創投的機構,我們叫招商局科技投資。那個時候就投了很多當時的火炬計劃,後來都成了變成了先烈,那個時候全是老一輩科學家在創業,所以他們的企業家精神是缺失的。後來招商局科技投資,慢慢就演變成為了很有名的一家PE機構,叫招商局資本。在2015年的時候,集團就覺得我們還是需要有一個全自有資金,為集團戰略服務的一家中早期直投機構,所以2015年底成立了招商創投,這個全自有資金的投資機構。現在管理的資金規模有120億,也有一個小的母基金,有20億是母基金,整個120億全是滾動投資的。我們主要關注的就是四個方向,招商局主業的三個方向+一個科技創新。

  張斐:大家好,我叫張斐,我來自渣打創投,負責渣打創投北亞的業務。渣打創投作為CVC是比較獨特的存在。我們有三個主要的業務,一是VC投資,二是新企業、新業務的孵化,三是銀行本業的數字化。

  這幾個業務是什麼量級?第一、第二個業務,我也可以透露一下這是什麼量級。在全球範圍內第一個業務VC投資過去三年大概投了兩億美金。二是新企業、新業務的孵化,過去三年有4億美金的投資,並且在這三年當中,我們這兩2億+4億,6億美金是漲出來的,整個的Portfolio裏面是漲了1倍的估值,是這樣一個概念。其實我們還是很年輕,大概3年之前有渣打全球主導創立了渣打創投的部門。在英國我們有一個獨立的基金的主體,同時在全球也在陸續設立新的基金主體,包括從最初的種子輪的投資到之後的pre-IPO,還有戰略投資都會有不同的側重。甚至在某些主題上,我們有一個專門專注于元宇宙和數字貨幣的投資基金,還有專注于可持續發展的主題基金。

  徐軼:我是來自行知資本的徐軼。對新東方大家應該非常熟悉。但是對行知資本有一點點陌生。我們團隊過去其實是在集團內部利用自有資金圍繞集團的戰略佈局做戰略投資。隨著這個行業在上一個10年蓬勃的發展,站在人口紅利的尾巴上,我們看到了非常硬核的需求,同時因為資本市場在近些年的波動,教育投資變成了逆週期抗風險的資産之一。我們發現了太多機會,於是2018年我們獨立出來,跟志同道合的合作夥伴一起做了市場化的基金。

  到目前為止,我們雙幣基金的整體規模來到了30億人民幣等值的規模。除了教育類的資産,我們通過産業鏈上下游的延伸、相關産業的交叉融合以及技術應用賦能下的新場景、新應用,我們看到了母嬰健康、體育健身、養老消費、人力資源服務等泛文化消費領域。當然正是因為過去教育這個行業比較傳統,我們通過對集團需求的挖掘以及産品服務的驗證,很自然地看到資訊科技對企業運營的賦能,比如martech、解決前端銷售環節,解決數字創作和行銷痛點;比如企業雲通訊和雲客服中心,解決企業內部溝通協同以及客服痛點;隨著社會經濟的大跨步前進,向以數字為中心的現代服務業升級轉型的趨勢是不可逆的,我們過去、現在、未來也會積極擁抱。行知資本整個團隊構成也是比較簡單,大部分的同事是新東方集團的戰投部一起獨立出來的,有豐富的産品和服務經驗積累和沉澱;同時,我們吸納了一批優秀的市場化財務基金的小夥伴。

  徐錕:謝謝各位。剛剛大家做了一輪自我介紹以後了發現一個非常明顯的現象和趨勢:從在座四位投資人的所在機構總體來看,背後的企業均是從産業中異軍突起進而形成産業資本,但投資的範圍遠不止于自身所在的主業領域的限制,主線清晰且又比較多元化。絕大部分早已不是一個大企業戰投的性質,他們的投資視角更加多元化,成立時間更新,LP背景也更多元化。同時,我自身有很深的感受,無論是華興深入合作的企業,或是華興旗下私募股權基金投資的Portfolio,都有比較大的意願、也更有興趣接受産業資本投資。

  倒退5至10年看,中國市場投資機構的性質要不然是純財務投資基金,追求的是絕對的投資回報,回報指標包括IRR、DPI等。要不然是企業戰投,依附於企業本身業務的需求去做高度協同的控股和參股型佈局。而我們這些新型的産業資本,從整體投資風格、投資回報要求、投資賽道選擇方面有哪些特點?在某些項目上,與純財務投資基金和企業戰投是什麼樣的競合關係?

  徐軼:特別好的問題。拋磚引玉我就先來談一下這個話題,我個人理解財務投資和産業投資是有一定優勢互補的。一方面財務投資是基於某一價值出發延展到周邊産業,延展到産業鏈上下游,更注重流動性和財務回報,更具有創新力,當然相對應的風險可能稍微高一些;而産業投資是基於對産品跟服務的一個認知,包括業務的核心訴求出發,所以相對來説産業投資比較的穩健,當然速度也較慢,更傳統一些。當然,任何一個基於獨立的認知點出發的考量都不足以把這件事情做到完美,所以我們理解産業投資和財務投資是一定要形成優勢互補的。只有這樣,在整個市場上才能形成一個良好合作的環境。從我們自己的角度來看,行知資本在day1開始的定位就是帶有産業背景和資源的財務投資人,只不過我們除了資本還能附帶給企業和創業者更多軟性的東西,比如品牌和市場口碑的背書、比如企業經營的經驗、比如用戶客戶的增長,我們也會把被投企業納入到我們自己的企業家生態裏,不管是通過新東方、俞老師還是被投企業之間的協同合作,都是我們對自己的要求。正如徐錕總所説,我們在很多項目上和主流的財務基金有交叉與合作併發揮各自的優勢為企業賦能。未來,産業投資和財務投資的深度合作是一個大趨勢。

  張斐:我簡單的講一下,我舉一個例子,我們對於聯易融的投資,我們考慮在財務和戰略之間是有優先級的。先考慮戰略上的協同,滿足後再考慮這件事情是不是在財務上有比較好的回報。聯易融這個案子,我們首先考慮的是聯易融在渣打全球對於渣打全球的業務是不是有幫助,是不是有這樣一個互補的一個效應,答案是肯定的,它作為金融科技公司,可以幫助我們渣打去補上一些金融科技、供應鏈金融方面的短板,利用科技來做供應鏈金融,我們可以用它的技術,它可以作為我們的戰略的合作夥伴,這是首先要考慮的問題。當這個問題解決之後,其次我們再考慮,投這樣一個公司在財務上是不是有可觀的回報?這兩個問題是一個優先級的問題,首先考慮什麼。

  李忠樺:聯易融,我們當時在B輪領頭,那個聯易融還很小,投完以後,像張總更多的是考慮咱們的銀行跟他的供應鏈金融的合作。我們這邊考慮的更多的是我們有很多核心企業的鏈主,怎麼利用這些鏈主核心企業跟聯易融做合作,讓聯易融把我們核心企業的鏈主供應鏈金融打通。但是這種打通是一個很值得討論的問題,你投的企業跟你的主業打通其實是很困難的。

  剛剛我聽聯想的某位領導分享了一些經驗,那都是慢慢磨出來的。我們跟聯易融和招商地産,現在的招商蛇口足足推了一年半,不是你這裡不行就是我這裡不行,這個條件那個條件不允許。但一旦打通之後,它已經幫招商蛇口發了超過100億的ABS。回到主持人剛剛的話題,財投和産投到底是什麼競合關係?説老實話,徐總這麼資深的FA怎麼調節財投和産投的機會,你應該最有發言權。

  如果這個案子很紅、很火,財投去定價,因為産投一般給不了最高的價。財投定價以後,産投來跟。如果這個案子沒有那麼火,看的人沒有那麼多,財投就會讓産投壓價,因為産投對Portfolio公司有很多的議價權,這是現在的一個真實狀況。我覺得兩邊是競合的關係,像華興會跟我們的Portfolio募資的公司説,你肯定既要財投的錢,也要産投的錢,因為會給你不同的資源。

  王磊:對産業投資和財務投資的我主要有兩個核心觀點,首先我認為産業投資和財務投資,永遠沒有競爭,只有合作;因為市場空間很大,就中國來講100多萬億左右的GDP,一級市場現在規模15-20萬億,大家更多的是一種合作,這是第一個觀點。

  第二點,我個人認為産業投資者只是一個稍微不同的財務投資者,對收益率的要求相對偏穩健一點。另外,對於投資的勝率和概率,兩者要求也是不一樣。但是整體上來講,大家還是合作為主。站在我們醫療産業投資者的角度來講,渣打創投是一個財務投資者,打一個比方,剛剛通過會場前簡短的幾分鐘溝通與我們渣打創投的張總基本達成一單生意,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大家從金融的角度和醫療養老産品合作的角度就怎麼樣把金融和華大基因測序的産品,還有康復的産品結合到一起,快速的達成了一個共識。因為站在我們的角度來講,渣打就是財務投資者,財務投資和産業投資之間的合作並不難,只要找到自己的結合點就行了。

  站在團隊的角度來講,因為團隊之前也是一個純市場化的VC和PE投資團隊。只是從2018年之後才開始做産業VC。我們的邏輯可能跟幾位的觀點略微有點不同的,從我們的定位來講,是一個産業背景的市場化運營的VC投資機構,這樣我們會優先考慮LP的投資收益,然後同時還要把擬投的項目和華大基因之間的業務做一定的銜接。在這個銜接過程當中,我也同意剛剛李總所説,在跟産業結合—我們投資項目方和華大業務結合中,需要一定的時間。我們肯定還是以收益在前,同時保證産業的合作效果,這樣我既能夠保證在基金收益的同時,又能夠保持和華大集團各個業務板塊之間良好的互動。另外,在生物醫藥和醫療器械方向我們也和財務投資者一樣需要增加新的産業合作方,擴大資源圈。

  徐錕:謝謝王總。其實大家觀點都有各自的思路,但也有一些共同點:産業資本是非常具備投資魅力的新物種。不同於戰投在某些項目會讓企業形成選擇困難症和潛在站隊的風險,也不同於雷同的財務投資基金。産業資本擁有更直觀和深入的産業knowhow,能夠更好地分析判斷行業趨勢,發現企業價值。對於企業相對來説,産業資本是更懂他們的産業機構,能夠陪伴他們處理更多的行業問題,協調渠道資源這是近幾年來産業資本發展如火如荼的主要原因。

  當然不同的機構之間會有側重也各自。像剛剛張斐總和王磊總就有一些優先級排序的不同,渣打創投脫胎于大型海外金融機構,雖然獨立募資但和企業的戰略協同還是非常重要的著眼點。而華大既然叫共贏基金,項目的財務回報則是非常重要的評估指標,同時兼顧投資組合的産業協同。再比如有的網際網路巨頭,會同時配備産投和戰投兩個團隊,能夠更加清晰和明確各自的投資策略,這是很好的思路。

  徐錕:其實過去的一年中,中國一級市場和創投行業的整個風向趨勢也在逐步的變化。前沿技術、硬科技、卡脖子項目等方面,以及碳中和等體現國家意志的新主題走到臺前,同時配合globaltheme的元宇宙、區塊鏈等風向到來,産業資本在這種趨勢下投資風格會做什麼樣的調整?如何與國家主題做充分結合?

  王磊:我先説一下。剛剛徐總提到的元宇宙和碳中和,我們有一個基本的原則就是了解不深的行業,不能隨便發表觀點;不擅長的行業一定不投,清楚自己團隊的能力邊界。既然提到“跨界”這個詞,我就以“跨界”這個為關鍵點説一下在醫療領域的幾個跨界領域。

  這幾年大家做醫療,原來都是醫療的産品,不管是診斷還是生物醫藥這幾年在醫療領域有幾個跨界的趨勢。在生物醫藥領域,大家可以看到AI和新藥物發現,包括一些藥物的藥物晶型和分子發現的結合,這是電腦領域和生物醫藥的一些結合。另外,電腦和生物的結合,比如説在合成生物這個方面,合成生物也是要通過大量的計算的。以及在診斷上,大家能看到的AI和影像之間的一些結合,包括一些遠端的超聲也是華大在做的,並且也結合了5G技術,這其實都是在AI技術和醫療器械方面的應用。我是根據前面提到的三個投資方向,從電腦技術和生物技術、基因科技,電腦技術和生物醫藥,電腦技術和醫療器械,這三個方向的結合進行的闡述。

  李忠樺:招商局創投是挺好好玩兒的機構。剛剛説的美團、小米把既要又要分成兩個團隊,我們既要又要就在一個團隊裏面,所以我們有時候也要左右開弓的。説出來大家可能都不信,作為大型央企的自有資金,元宇宙我們已經開了一槍,你説我們完全看明白了麼?我不覺得,實話説,就是fomo心態,有一個看起來是一個很好很好的團隊,我們投了不多,反正我們就先參與一下。

  在另外一個極端,就是我們作為最大的央企旗下的CVC,我們應該會比下般的機構更會讀政府工作報告和解讀監管政策,所以我們在去年氣候雄心大會之後,我們就作為一個非能源主業央企,開始佈局碳中和、碳達峰,我們現在已經投了五個碳中和、碳達峰的項目了。你説潮的東西,我們也會試一試,黨需要的東西我們也會試一試,我們有一句話,國家所需,招商所能,創投所向。

  張斐:國家所需,創投所向。作為一個外資銀行,在國內要做好生意也確實是要對於國家的政策導向非常地敏感,這一點上面,我們一直是“一帶一路”政策的忠實擁護者。這反映在我們投資主題上面,我們有五個投資主題,一個投資主題就是國際貿易和中小企業這樣的投資主題,我們幫助全世界各國的中小企業去更加好地做國際貿易這件事情。當然這些主題是投資和孵化新企業共有的一些主題,就是在這個主題下面,國際貿易在印度,我們就有這樣一個創業企業叫Solv,相當於是一個印度面向中小企業的電商平臺,幫助印度中小電商完成整個企業運營,提供所有的企業運營的服務。

  其他的主題還包括比如,數字銀行和生活方式。這裡面我們也有一些香港的數字銀行Mox,新加坡的數字銀行Phoenix,新加坡還有一個叫公司叫Cardspal幫助C端用戶自動尋找最好的信用卡的offer。這也是我們銀行孵化的。

  還有一個主題叫支付和電商。我們在澳大利亞跟一個叫Assembly Payments的公司成立了一個JV,做的是聚合支付。

  還有就是碳中和,這也是我們的主題,我們把它更加擴大一些,我們叫做可持續發展的主題。這方面我們自己孵化了一些企業,比如説做了一個Simba,它是做可持續儲蓄賬戶,讓發達國家的居民有這樣一個儲蓄賬戶,這個儲蓄賬戶背後投的是可持續發展的項目。還有一個叫Metis,它是幫助東南亞的農民工和保姆能夠更好的去把他們賺到錢發回到他們原來的家鄉。

  當然元宇宙也是我們佈局,作為一個銀行,數字貨幣是我們關注的一個點,這方面我們也建立了一個數字貨幣的託管銀行Zodia。

  徐軼:是的,這幾年隨著數字經濟時代的不斷發展,産業交叉融合不斷在加深,甚至産業鏈上下游中也出現很多創新機會,涌現不少極為優秀的公司。其實我們理解新的行業、新的方向一方面是通過我們在生態圈內的産業研究成果,另一方面也在利用我們過往所積累的經驗去驗證。

  第一,新東方集團不知不覺也是經歷了近30年的時間,過去我們在集團內部能看到整個企業運營的全貌,從傳統服務業向現代服務業邁進的升級轉型是必須更加積極主動推進的。我們看到了大量當下正在發生的事件,例如數據採集、數據沉澱、數據分析對於企業運營的賦能,我們理解這是最底層的東西。如果沒有數據,那企業運營過程當中有很多的核心資訊是被錯過的,會對企業的運營效率造成比較大的挑戰。所以基於這層面,我們一直在看企業經營各個環節所需要的技術應用和技術革新。所以對於企服這個領域,以資訊技術為基礎的,雲通訊就是我們在産業鏈上持續探索的思路和案例之一。

  第二,對於新的領域的機會和産業升級,簡單舉個例子:時間線拉回到20年前可能線上教育這件事情還是比較遙遠的,但到現在尤其是疫情後,線上教育成為了一個非常普遍的事情。只不過當時由於底層的技術不夠,尤其在音、視頻領域,在通信領域的技術手段還是相對來説水準比較低。從歷史經驗的角度出發,從底層的技術成熟度出發,最終落實到軟、硬體,落實到産品、內容、服務是必然要關注的;另一個角度則是ESG,我們其實一直以來非常關注社會責任以及環境治理,在生産環節、服務環節蘊含著大量的顯性和隱性的創新機會,很大程度上社會價值跟商業價值是統一的。

  第三,我們整個的團隊經驗其實挺大一方面是來自於集團,另外一方面來自於我們自己做産業鏈延伸及交叉融合的投資,所以我們理解想要做到這些,最基礎的還是人的因素和技術應用。對於我們來説,産業的交叉融合確實很早就發生了,尤其在泛文化領域。舉一些例子,從母嬰親子到母嬰健康再到健康消費,比如從職業教育到人力資源服務,比如從運動健身的産品服務角度看到體育消費,再比如SaaS對於企業的賦能。一部分是內容産品的服務,另一部分是底層算力、工具的應用。一方面是人,一方面是科技。我們還是選擇在相似的核心用戶畫像上,專注人才對於技術革新的重要性和消費者、受眾群體的多樣性需求。一方面,我們會持續的去看職業教育産業鏈如何延伸。不光是白領、考證,其實更多的我們會關注到藍領這個領域,我理解相對來説這是一個被大家所忽略的部分。另一方面,産業鏈的延展還是從核心用戶畫像的角度出發,其實很多領域付費群體和受眾群體是不一樣,你需要同時用你的産品和服務把這兩波人服務好,這是比較大的挑戰,和我們過去的經驗是高度吻合的。當然了就像剛才提到的,技術應用是一個must,是大前提。

  徐錕:行知資本自從成立以來完全沒有去聚焦線上教育和K12教育,而是非常廣泛的在人力資源、企業服務、協同辦公、興趣教育、數字創意等相關領域,全面結合AI、大數據、雲計算等技術趨勢做産業佈局。我們總結産業資本,一是充分結合了自身産業優勢和視角做更大、更寬的投資佈局。二是充分的結合了線上化、智慧化和數字化的投資趨勢,最終形成兼具産業模式創新和技術創新的價值判斷體系。

  徐錕:從企業融資角度來看,我調研過許多頭部企業的觀點和思路。刨去估值因素和融資效率不談,企業通常會對産業資本有非常獨特的情愫,因為這是一波懂投資、懂企業、又了解産業的獨特群體,成為企業家長期的朋友。最後請大家各自用一兩句話來總結一下自己的觀點或者闡述機構定位,以及未來希望如何為中國經濟和社會和産業發展創造價值?

  王磊:我們對企業的投資需求,主要希望看到企業的三點能力,一是要有很好的願景,看大勢的能力。二是有很強的團隊分享的精神。三是從落地的角度,項目要有真正基於臨床的需求,差異化並且有推陳出新的産品化能力。未來希望我們能夠跟這樣的創業者和企業家一起同行,也歡迎志同道合的投資人加入我們華大共贏的大家庭,謝謝大家!

  張斐:我簡單的講兩個維度,一是主題,會對今後中國經濟有很大影響,並且是在我們這個銀行的範圍之內的一個主題是大健康、養老這一塊,在這方面我們非常感興趣。對人的要求和對團隊的要求,我舉一個例子,我們最近有一個團隊非常不錯,我可以總結三點,一是他們非常具有創新精神,二是他們非常有毅力,三是他們不僅能夠堅持自己觀點,而且能夠保持謙虛,對團隊,對其他的供應商,對各方面的人都能保持謙虛,這三點都是非常重要。

  徐軼:因為我們的産業背景,可以説我們應該是最能理解創始人的。我們知道在創業這條路上,其實是非常孤獨的,用俞老師的著作舉個不恰當的例子,其實我們理解很多時候企業家們行走在人生路上,在絕望中尋找希望,在不如意的世界裏全力以赴。所以我們還是希望優秀的創業者能夠把自己的這一份情懷堅持住,這條路上滿是荊棘,只有無比堅定才最終能夠到達彼岸。

  第三批數字人民幣試點地區名單更新;《網際網路資訊服務演算法推薦管理規定》3月1日起正式施行 36氪大公司數字創新指南0302

  打造雲原生的VR內容生産+管理工具,「納虛光影」能否做“ToB 版的Roblox”?

  36氪首發 定位智慧研發協作平臺,「LigaAI」數千萬美元 A 輪融資

  紅杉中國合夥人鄭慶生:我們正處在新一輪科技大爆炸的開端|「X36Under36」專家訪談

  36氪首發 獲近億元A輪融資後,「霆升科技」完成國産ICE首例探索性臨床試驗

  36氪首發 基於可降解3D微載體實現細胞規模化製備,「華龕生物」獲近3億元B輪融資

  《推進普惠金融高品質發展的實施意見》審議通過;南開大學新增“數字經濟”本科專業 36氪大公司數字創新指南0301

  36氪首發 「布爾向量」連獲近千萬美金兩輪融資,專注AI和數據化視頻生成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京ICP證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水产种 从医药场景找空间!海尔磁悬浮 adidas Trae Young 1尽展球场 游久电竞预告 2021消化系统肿瘤冰城论坛临床